【舞女】(03) 作者:qian1223

发布时间:2018-01-09作者:来源:

【舞女】(03) 作者:qian1223 时间:2017-11-06  来源:www.sex91.net
字数:461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第三章卡萨的规矩

  几日后,卡萨。

  「雪姐,赵月虹和梅子这几天都没来上班,也没请假,打电话也不接。」
  「喔?你去问问那个桃子,她跟梅子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?」

  「我问过了,她说不知道。」

  「嗯…那你去调查一下,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。」

  「是,我这就去办。」

  ……

  那天的事情过后,桃子就答应搬到张卞泰家去住。张卞泰去年跟妻子离婚,带着一个约XX岁左右的儿子,叫张扬。张扬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,对桃子这个准新妈妈的态度很差。桃子也不好与他计较,有时候实在气急了就跟张卞泰面前装下小委屈。张卞泰自然好言安慰,也私底下劝了儿子几句。哪知弄巧成拙,只要爸爸不在,张扬开口闭口就是狐狸精。几天下来桃子对这个小孩已经有点咬牙切齿了,她盘算着要给这个兔崽子点教训,看他敢不敢对自己不敬。

  这天周末,家里只有桃子和张扬二人,一个在客厅看电视,一个在卧室玩电脑,彼此互不干涉。看了一会,桃子去洗手间的时候经过张扬的卧室,无意间听到里面有微弱的喘息声传出,她以为听错了就又竖耳细听着,还真有那种声音。直觉告诉桃子这个小鬼肯定在干什么坏事,于是悄悄把门开了一点,透过门缝她看到张扬正全神贯注盯着屏幕,一只手握在那话儿又摸又搓的。桃子不禁偷笑:这么小就学会撸管,真是了不得。再看电脑屏幕里赫然是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脚丫,她顿时明白原来也是个恋足的。

  为什么说也呢?因为桃子发现张卞泰是个恋足者。搬过来这些天,张卞泰经常偷偷看桃子的腿和脚,尤其两人独处时,更是抱着两只美足又闻又亲。就连睡觉,他也要一头钻进桃子的两腿里,一边抚摸柔嫩的大腿,一边央求桃子夹紧。桃子虽有些讶异,但还是照做,每次都把他夹得脸红脖子粗的。而这时张卞泰就会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表情。渐渐地桃子更加确信这个看似凶恶的黑道大佬其实就是个变态,倒是和他的名字很贴切。

  现在看到张扬对着丝袜脚撸管,桃子感叹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同时心中也有了计划。她准备等张扬下次做这种事的时候用手机拍下来,然后威胁要拿给张卞泰看,还怕他不乖乖听自己的话吗?到那时她要用双腿好好「招待」一下。
  晚上桃子去卡萨上班,她那性感撩人的舞姿依旧是吸引着诸多观众,他们个个就像头狼似的喝彩吹口哨,恨不得冲上舞台占占便宜揩揩油。

  这时,一个魁梧男人突然跳上去搂住桃子的蛮腰一起摇摆起来。桃子马上认出是北区大佬吴品德,一时间也不知该不该推开。但下面的张卞泰看到如此一幕哪里还忍得了,他也冲了上去一把推开吴品德,骂道:「你TM什么意思?!」
  吴品德上下瞧了张卞泰一眼,冷笑道:「变态张,老子跟桃子互动一下关你屁事,难不成这卡萨是你家开的?」

  张卞泰搂着桃子的肩膀,沉声道:「桃子是老子的女人,你TM说关不关老子的事?」

  「桃子会看上你这只癞蛤蟆?你TM逼人家的吧?」吴品德说着要去拉桃子的胳膊,「桃子到这边来,德哥给你做主。」

  张卞泰把桃子护在身后,众小弟也虎视眈眈地瞪着吴品德。吴品德两手一摊,嚣张地说道:「想干架?老子奉陪。」他身后的小弟也都围上来。

  双方的小弟开始互相叫骂着,眼看局势愈发得剑拔弩张,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:「两位大哥稍安勿躁。」

  众人扭头望去,只见一个身着红色旗袍的冷艳美女缓缓走来。张吴二人脸色一变,似乎对来者有些忌惮。旗袍美女经过的地方,所有人都自觉地退开,但世界上总会有那种没眼色的人。一个北区小弟可能是刚入道不久并不知这个旗袍美女是谁,张口就骂:「臭婊子敢多管闲事,活腻了吗?」

  大家顿时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望着他,不过本人却觉得风光无限,嘴里仍不断吐着脏字。然而下一秒这个人再也不能说话了——他的脖子已经被旗袍美女踢断了。看到如此情景,所有人均是一禀,大气也不敢出。

  旗袍美女看着吴品德微笑道:「德哥,你的人不懂规矩,我只好替您清理门户了。」

  自己的小弟当面被人干掉,吴品德自然面上无光,但嘴上却说:「是我没管好小弟还要劳烦雪姐,实在不好意思。」

  那个被称作「雪姐」的旗袍美女环视了一下四周,说道:「二位大哥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吧?出了卡萨大门随便你们怎么打,但在这里面可得遵守这里的规矩。」

  「哈哈,雪姐误会了。我跟德哥是闹着玩的。」张卞泰笑呵呵地勾着吴品德的肩膀问道,「对吧?德哥?」

  「啊,对对。我跟泰哥关系『好』得很,怎么可能打起来呢。」

  「呵呵,那就好。」雪姐的目光转向一直没说话的桃子,「桃子妹妹,来办公室咱俩聊聊天吧?」

  「可是我还要…」

  「先让别人替着,跟我来。」雪姐的口气不容置疑,桃子虽不大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跟过去。

  她俩走后,卡萨的气氛也恢复正常,喝酒的喝酒,吹牛的吹牛,看妞的看妞。倒是张卞泰和吴品德两个人都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「进来吧。」雪姐将办公室的门打开。

  桃子刚走进去就愣住了,不是因为里面奢华的装饰,而是看到办公桌旁跪着一个人,一个戴着狗项圈的男人!

  「很惊讶吗?」雪姐往沙发椅一坐,那个男人立即像条狗似的伏在脚下用嘴对着高跟鞋又舔又亲的。

  「他,他这是…」桃子指着男人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这个玩意叫脚奴,一种比狗还要听话的动物,很有意思吧?」

  桃子知道有很多男人恋足,但从来没想到会迷恋到这种程度,甘愿当个没有尊严,跟狗同样地位的奴隶。

  「好了,今天不是带你来观赏脚奴的。你是张卞泰的女人?」雪姐直接切入了主题。

  「嗯…」

  「你喜欢他哪一点?」

  「这个…」桃子回答不上来,因为她根本不喜欢张卞泰。

  「本来你感情方面的事我不好多问,但你是卡萨的舞女,今天这件事也是因你而起,所以我不得不管。」

  「嗯…」

  「本来客人跟舞女一起跳舞也是很正常的事,所以你要告诉张卞泰,碰到这种情况要么小心处理别影响卡萨秩序,要么忍气吞声,要么…以后干脆就别到卡萨玩,知道了吗?」

  「知道了…」

  桃子感觉到这个雪姐的气场很强大,压得她都有些喘不过气。也许是察觉到气氛太压抑了,雪姐又微笑地说道:「桃子妹妹,你是卡萨的超级台柱,我会跟经理说一声,让他多注意尽量不让那些男人占你便宜。」

  桃子道了声谢谢,又问:「那雪姐还有其它事吗?」

  「没了,你出去吧。」

  「那我走了,雪姐。」

  刚走到门口,雪姐突然问道:「你知道梅子最近去哪儿了吗?」

  桃子心里一惊,表面上却装出担忧的神情,「我也不知道,打她的电话没人接,去她家找了也没人。」

  雪姐耐人寻味地看了她一眼,说:「好吧,如果她联系你了,记得告诉我。去上班吧。」

  从办公室出来桃子才发现后背已经湿了一片,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…

  下班回到家,桃子将雪姐的话转达给张卞泰。张卞泰顿时脸色铁青,似乎气得不轻。桃子问:「泰哥,你没事吧?」

  「呼……没事没事。」张卞泰舒了口气,说道,「桃美人,要不你别去卡萨上班了,在东区随便挑一个,这样我也好保护你。」

  「可是雪姐不会同意的……毕竟我能给卡萨带来更多生意。」桃子有些为难地说道,而且今天又看到雪姐举手投足间就杀了个人,她哪里还敢跳槽。

  张卞泰也沉默了,桃子见状问道:「泰哥,你们为什么对卡萨那么忌惮啊?记得上次你说任何帮派都不会主动招惹卡萨。」

  张卞泰说道:「因为卡萨是G市太子党的地盘。当初太子党放话,谁跟卡萨作对就是跟太子党作对。」

  太子党的名号桃子也曾听人说过,是G市一手遮天的大帮派,「这里是又不是G市,太子党再厉害,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啊。」

  张卞泰说道:「知道为什么东西南北四区唯独西区没有被统一吗?去年原西区大佬准备带人拆了卡萨,结果帮派内所有堂主包括他自己全部被干掉了。他死后,西区自然就乱了。太子党这招杀一儆百十分管用,从此果真没人敢惹卡萨了。」
  桃子恍然大悟,又问道:「卡萨对太子党很重要吗?不然怎么会这么重视呢?」
  「有传闻说是太子妃来H市上大学,太子特地为她开的这家夜店,不过谁知道是真是假呢。」张卞泰说罢突然握住桃子的丝袜脚,「桃美人,不说这些了。」
  桃子一看他两眼放光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想起在雪姐办公室里的那个脚奴,心里萌发出想要尝试的冲动,「泰哥,你跪着舔我的脚好不好?」

  本来以为会被拒绝,谁料张卞泰立即喜出望外地跪下去,脸贴在桃子的脚底使劲地闻着舔着,嘴里不停「桃美人」地叫着,那模样跟雪姐的脚奴也差不了多少。

  「好香啊!桃美人的脚真香!」

  「泰哥,你好贱呀~ 」桃子不禁好笑,原来女人的脚味对恋足者来说是香甜可口的。不过被这样仔细舔着的确很舒服,以后下了班就让他舔舔权当按摩放松了。

  「能尝到桃美人的美足,贱点又何妨?」张卞泰忘情地舔舐着,恨不得把眼前的丝袜脚吞进肚子里去。

  「泰哥不仅喜欢我的脚,还喜欢被我用腿夹脖子吧?」桃子直接挑明了,反正是迟早要摊牌的事。

  「呵呵,被桃美人发现了啊。」

  「泰哥每次都往人家胯下钻,想不发现都难呢。」

  「嘿嘿,老毛病了。我一直幻想着哪天被桃美人的美腿狠狠夹一次,没想到真的能够实现了。」张卞泰说完在桃子腿上迷恋地抚摸着。

  「泰哥不怕被夹死吗?」以桃子的腿力,要夹死一个人是很容易办到的事。
  「美女腿下死,做鬼也风流,哈哈哈……」张卞泰毫无惧意地笑道,「桃美人,换上那天杀梅子的丝袜来夹我吧。」

  「穿那种丝袜我怕会控制不住自己,那个黄毛就是因为这样才被夹死的。」桃子发现自己如果穿上蛇纹丝袜就会完全进入「蟒蛇女」状态,双腿仿佛有使不尽的力量,一旦缠住「猎物」就不可能轻易松开,可以说是相当可怕的事情。
  「放心吧,泰哥我强壮得很。」张卞泰拍着胸脯说得很是轻松,好像这几天被夹得很惨的另有其人。

  「那泰哥可不要后悔喔!」桃子说罢从柜子里拿出蛇纹丝袜,将修长的美腿一点点包入其中,一条栩栩如生的「蟒蛇」顿时呈现在张卞泰面前。

  「好性感!」张卞泰由衷赞叹道,双手在上面不停抚摸,感受着既柔软又带着点肌肉的丝袜美腿。

  「泰哥,我们开始吧~ 」穿上蛇纹丝袜后,桃子已经等不及要开始「捕猎」了,「先让你品尝一下我的三角绞。」

  「好好。」张卞泰也十分兴奋,背对桃子坐下,等待着她的绞杀术。

  三角绞是柔术里的一种致命技,就好比在对方脖子上加了把锁,施力后会造成对方脑部供氧不足,轻则晕厥,重则死亡。桃子虽然不及教科书里那般标准,但也够张卞泰喝一壶了。

  「泰哥,准备好了吗~ 」桃子很快完成了三角绞的预备动作,张卞泰的脖子已经被牢牢卡在右腿的膝窝里,只要发力收紧腿弯就可以轻松扼断他的呼吸。
  张卞泰打了个OK的手势,桃子的左腿弯立即扣紧右脚踝向下右侧发力,同时腰身挺起催力猛绞,张卞泰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席卷而来,桃子的大腿在那一瞬间变得犀利坚硬,无情绞杀着他。

  二十秒,只过了二十秒,张卞泰就撑不住了,虽然桃子并没有用全力,但窒息的痛苦却是真真切切占据了他的感官。

  「泰哥,才二十秒喔!」桃子松了腿让张卞泰吸口气,只有一口气,他刚呼吸完便开始进行第二次绞杀。

  又是二十秒过去,张卞泰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,桃子「大发慈悲」又送给他一口空气,然后又是残酷的绞断。

  这种慢慢消耗被夹者体力的方法十分有效,反复多次后,张卞泰已是头昏眼花,四肢无力,现在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能干掉他。

  「泰哥,还继续吗?」桃子问道。

  「啊,继,继续……」张卞泰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。

  呵呵,真是不怕死。桃子心中冷笑,刚才的三角绞只是热身运动,接下来才是「蟒蛇女」真正的开始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上一篇:【小姐不出场】(完)作者:四季 下一篇:【萍水相逢的一夜激情】(完)作者:疯狂科学家